简体中文English
业务咨询热线:4000-111-955
报单专线电话:021-68400906
您的位置:首页 > 投资者园地 > 法律法规 > 反洗钱专题
反洗钱专题 ·
东方期货2019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宣传
发布日期:2019-05-27

涉黑洗钱法规及案例

 

根据2006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洗钱罪的上游犯罪包括: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本文从法律规定、案例解读和洗钱防范三个层面对七个洗钱罪上游犯罪中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进行分析。

一、法律规定

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涉罪可疑交易代码:0201)是指我国《刑法典》第六章“妨碍社会管理秩序罪”中第一节“扰乱公共秩序罪”中的规定。该节罪包括了三个典型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

(一)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指的是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组织、领导、参加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行为。

(二)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

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指的是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款:境外的黑社会组织的人员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发展组织成员的行为。

(三)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是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四款: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包庇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或者纵容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行为。

根据2011年5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中第四十三条的规定,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当同时具备以下四个特征:

(一) 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

(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

(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从广义的角度上看,只要具备了以上四个方面特征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的具体犯罪,都应该属于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

二、案例解读

(一)重庆王兴强、苏扬涉黑洗钱案

2000年3月以来,王兴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控制重庆市北碚区生猪屠宰和猪肉销售市场,垄断河沙石子供应和建筑垃圾运输业务,聚敛了上千万元非法财物。2003年以来,原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分局民警苏扬与王兴强的关系逐渐密切,多次利用其公职身份庇护王兴强黑社会性质组织,并为其通风报信逃避查处。2008年下半年,王兴强安排苏扬等人筹建合川亚能建材厂。苏扬明知王兴强投入的筹建资金系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所得,为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借用妻子妹的身份证办理了中国建设银行的存折,协助王兴强转移资金170万元,通过转账、提现等方式,将王兴强的上诉款项用于合川亚能建材厂的投资,实施洗钱犯罪。

2009年12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苏扬公开宣判。原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分局民警苏扬犯洗钱罪和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17万元。该案是我国司法机关成功宣判的首例涉黑洗钱案。

(二)山东尉某涉黑洗钱案

2007年10月至2009年12月就间,尉某在明知青岛A投资公司和青岛B娱乐公司系以违法犯罪为主的犯罪组织,而加入该组织任出纳职务。尉某在明知是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所得及其产生收益的情况下仍伙同会计刘某使用其在中国农业银行的个人账户通过转账等方式协助将4000余万元转移。转移方式主要是通过借用无关联公司的POS机为客户消费提供刷卡服务收款,然后通过该无关联公司的转账支票将资金转出去。转移出去的资金主要用于购买房产和汽车,购得房产后再用房产抵押频繁做贷款,贷款金额借给了其他公司,然后继续用违法所得的资金用于还贷,从而洗白了违法犯罪所得。

2015年10月31日,尉某涉黑洗钱案由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法院审理查明尉某在任青岛某商贸投资有限公司及青岛某娱乐有限公司出纳职务期间,在明知案例中的某公司收入是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的情况下,仍伙同该公司会计刘某,以刘某个人名义在某商业银行莱西市支行青岛北路分理处和龙口路分理处开设账户,通过转账等方式协助将赃款4000余万元人民币进行转移,其行为主客观均符合洗钱罪定罪标准,法院以洗钱罪判处被告人尉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200万元。

(三) 刘某涉黑洗钱案。

2010年7月26日,山东省第一例洗钱罪在青岛莱西市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以刘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26名被告人分别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开设赌场罪、贩卖毒品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和妨害公务罪、洗钱罪等23项罪名,得到法律严惩。其中被告人刘某(时任黑社会控制的青岛某公司会计)于2007年6月至2009年12月,在被告人刘某的指使下,在多家银行以个人的名义开设账户,通过转账等方式,协助将该公司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共计4170余万元人民币予以转移,构成《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洗钱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 210万元。

(四) 杨某涉黑洗钱案。

2012年3月28日,杨某洗钱案由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10月至2010年5月,杨某明知某夜总会收益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所得,仍通过现金存取、银行转账等方式,将该夜总会非法收益转移至青岛某实业有限公司,并将其中部分赃款用于购买房产和装修。法院判定被告人杨某犯洗钱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万元。

(五)胡某涉黑洗钱案。

2013年2月4日,胡某涉黑洗钱案由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3月至2010年5月,胡某的丈夫陈某任青岛市公安局领导,其利用职务便利,经常为聂某犯罪团伙提供庇护和牟取利益,聂某为长期笼络陈某,先后以发工资、报销购车款的名义送给陈某现金80万元,以及价值4.4273万元的“金观音”1尊。被告人胡某明知其丈夫陈某交予的80万元人民币现金是受贿所得,仍用陈某妹妹的名义存入银行账户用于消费;在聂某案发后,被告人胡某明知“金观音” 1尊是陈某受贿所得,仍转移至其父亲家中藏匿。法院认定胡某犯洗钱罪,单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三、主要洗钱类型及手法

(一)以个人账户转账、现金转移涉黑赃款

如杨某洗钱案中,聂某以团伙成员姜某名义成立了某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经营房地产等正常生意,看似清白,但实际是聂某黑社会组织的资金运转核心平台。杨某是该公司出纳(同时为某夜总会出纳),2007年10月至 2010年5月,在聂某授意下,杨某以个人账户转账、现金等形式将某夜总会非法收益2952.08万元转入该实业有限公司账户。

(二)以现金形式洗钱

在杨某洗钱案中,杨某协助聂某从某实业有限公司提取现金34笔,共计838.58万元。在胡某洗钱案中,聂某每个月给陈某发“工资”5万元现金,先后10次累计50万元;聂某为陈某个人购买汽车款“报销”,给予其 30万元现金。陈某将上述现金交予妻子胡某,胡某将现金存入银行。

(三)利用购买房产、装修洗钱

在杨某洗钱案中,杨某将某实业有限公司收到的上游犯罪资金转往个人账户,用于聂某团伙购买房产、装修等。其中用于购买澳门花园办公楼794.96万元;用于购买其他房产、装修1596.46万元。

(四)利用亲属藏匿赃物

在胡某洗钱案中,胡某将1尊价值4.4273万元的“金观音”藏匿于其父亲家中。

 

返回列表 分享到: